2017
06-20
昭觉风电建设的日子

昭觉风电建设的日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监理部  刘晓宁
       大凉山,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。在我们的记忆里,他们有红军长征时的“彝海结盟”;风景绮丽的邛海;重山叠翠的山峦;残留各种风俗的部落。火把节、抢婚、月琴、芦笙、口弦、达体舞都引人入胜。昭觉,一个古老的县城,曾是凉山州古州府所在地,也是国家级贫困县。我公司中标参与了华能集团四川公司昭觉风电(一期)工程的施工阶段监理工作。2014年4月施工进入风力发电机吊装阶段,到10月33台风力发电机全部吊装就位。这是必赢公司参与的第一个风电建设项目,工程性质、地理环境、人员构成等方面与其他工程相比都有相对的特殊性,也给参与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随手采集几朵小花以留余香。
       施工现场位于昭觉县的久特洛古乡,工程项目部和监理部就设在乡镇府。这里海拔3000米以上,施工现场达3400米。崇山峻岭中只有灌木林和高山草甸,乔木寥寥无几。从成都去的人大多感到氧气稀薄,适应一个星期后才有好转。这里没有任何服务网点,连小卖部也没有,买一盒烟也得到县城。这里到处都贴着禁毒的标语,据说很多彝胞都有一种错误认识,羡慕得艾滋病的人。因为只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才可能得病,每天靠土豆果腹的人能的艾滋病吗。
       施工运输道路沿着逶迤的山坡修了70多公里土路,要满足载重80多吨机舱的拖挂车行走;满足运载长28米风机叶片的转弯。风筒由三节组成,每节近39米。底部直径3.2米,上部直径2.2米。可见在泥泞土路上的行进难度。在坡度较大的路段只能用两台装载机前拉后推才可缓缓前行。
        风力发电机从下到上大致可分为三个部分,塔筒、机舱、轮毂及叶片。机舱吊装是安装工作中的重中之重。用400吨的履带吊将86吨的机舱起吊到82米高的塔筒上固定。吊装工作进行全过程旁站监理。每次起吊前监理都要对吊带、紧固件。索扣进行认真的检查,向吊车司机了解风力、机车的运行情况杜绝可能出现的万一。
       2014年7月20日,这一天是彝族的火把节,彝胞们祭祀天地、祖先,驱出邪恶,祈求六畜兴旺、五谷丰登,一年中这是彝家最欢乐喜庆的日子。真想休息一天,融入大凉山普天同庆的欢愉之中。但施工单位安排了23号机组的吊装,计划上午机舱就位,下午轮毂与叶片组装后就位。天气很不错,艳阳下没有一丝风,山谷中也没有漂浮的云团。在这高原上真分不清白云和雾的区别,在天上那就是云,在地表那就是雾,在山腰间是云? 是雾? 只有气象专家能说清楚了。
       一切准备就绪,拿着对讲机的指挥阚工长一声令下起吊开始。在离地面约1米的地方停留了1分钟再次进行检查,然后徐徐上升。机舱大约有9米长,3米宽,4米高,除底部表面均成弧形,白底配上蓝色的横向线条,在阳光的照耀下明暗错落有致,显现出宏伟的气势,在湛蓝天空的衬印下又凸显出几分妩媚。现场的所有人都默默地注视着它慢慢地上升。大约升到60米左右突然从起重臂中部掉下一个部件,吊车司机紧急制动。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,过了10多秒钟才纷纷走向坠落物。这是一个直径约100毫米象滑轮的组合部件,人们七嘴八舌猜测这是吊车上的什么部件。机舱上不能上,下不能下,真到了束手无策的境地。
       监理工程师立即把吊装单位工长、吊车司机、东汽安装指导代表、西安热工院监造代表、业主现场代表召集在一起,简略做了四点要求:第一,各方立即向领导报告现场发生的情况;第二,对坠落部件拍照,由吊车司机与厂家联系确定该部件在吊车上属于哪一部分;第三,由吊装单位派人系好安全带顺着吊臂由下往上检查;第四,固定好浪风绳。然后征询大家还有什么建议,在没有歧义后要求分头行动。
       平时嘈杂的现场这时非常寂静,只有三人一群五人一堆低声窃窃私语。可恶的山风这时来凑热闹了,一会儿紧一会儿慢地刮了起来,风是吊装工作的大忌啊。心里只有默默地祈祷:老天爷你行行好吧,我们80多吨的机舱还悬在60多米的空中啊。大约过了20多分钟,上吊车臂检查的吊装阚工长爬到约30米的高度停了下来,仔细地查看挂在安全带的坠落物,好像在与某件参照物进行比对,然后向地面的人们挥了挥手,迅速地爬了下来。人们奔向吊车,急切地盼望听到消息。阚工长从履带上跳到地面后,指着坠落物用浓重的东北话说:”我判定这是起吊钢丝绳的导向滑轮,不影响继续起吊。”有人质问,判定的依据是什么?阚工长不慌不忙地解释:”大约从20米的高度开始,每隔6米就有一个相同的滑轮,我连着比对了3个。”他用眼神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各方代表,好像在征询大家的意见。然后坚定地说:“我准备再次起吊。”大多数人只是点了一下头,只有业主代表和监理工程师表示同意。毕竟阚工长是现场起吊的第一指挥,第一责任人。
        吊车再次发动,轰鸣声象一首浑厚的管乐,充满担忧、希冀、期盼和祝愿。各工种各就各位后,阚工长洪亮地呐喊:”起吊!”约10分钟后提升高度到位,机舱向塔筒顶部移动,离成功越来越近了,大家都期盼着机舱法兰与塔筒法兰的对位重合。因距离太远,肉眼已看不清二者之间的位置,唯一可提供的信息就是听见定位销穿过法兰孔时清脆的金属声。人们静静地等待,急切地盼望。
        ”当----”的一声传入耳膜,空旷的山顶上它是那么悦耳,它是那么令人欣慰。掌声热烈地响起,它为吊装成功喝彩;它为中国工人的素质和敬业喝彩;它为参建各方的团结协作喝彩。
       由于机舱吊装耽误了一些时间,轮毂的吊装已到傍晚,太阳的余辉撒满层层山岭,象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薄,即将落坡的太阳格外的大,格外的鲜艳。寒意阵阵袭来,赶快穿上棉大衣,高原上感冒了可不是闹着玩的。轮毂在夜幕来临前终于就位了,报告喜讯的任然是那 ”当-----”的一声,定位销穿过轮毂与机舱连接的法兰。全部螺帽配戴完后电动力矩紧固器开始工作,电机声演奏着星空下胜利的小夜曲。绷紧了一天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,疲乏、饥饿涌进肌体。望着远处谷底跳跃的亮光,才想起今天是火把节。彝胞们此时正围着篝火纵情歌舞、吃着坨坨肉开怀豪饮吧。
       等紧固完最后一个螺帽,终于可以驱车回驻地了,还有10多公里山路呢。山里的天说变就变,一片乌云飘过来,顿时下起倾盆大雨,好在几分钟后就停了,C字型的下弦月又漏出羞涩的脸。道路变得分外泥泞,驾驶员以20公里的时速小心地开着车。工具车上颠下簸地爬行,车灯越来越暗。有的说电路出了问题,有的说灯泡可能坏了。最后根本不能开了只好停车检查,走到车前一看,哎-----!原来是溅起的泥浆糊满了灯罩。
       亲朋好友打来电话询问我生活、工作的情况,我都告诉他们:不摆了,每天都在花园里生活、工作。每年的6到9月,蓝天白云下漫山遍野的索玛花争奇斗艳。山谷里,稀疏的针叶林中象牡丹大小火红索玛花  争艳怒放;半山腰,索玛花从灌木丛中挤出,展现自己的婀娜多姿,有的洁白如雪,有的白中透着粉红;山顶上,索玛花与高山草甸共生,绽放出指头般大小的紫色小花。有的单一品种成片开放,好像要捍卫血统的纯正,有的多品种伴生,形成五彩斑斓的花带。没有人工的雕琢,只有大自然的巧夺天工。据彝胞讲,索玛花是有灵性的,还有一段凄婉的故事。传说力大无穷、智慧超人的彝族英雄黑体拉巴与牧羊姑凉妮璋阿芝以歌相恋。天神的儿子斯热阿比心生妒火,与黑体拉巴摔跤决斗摔死。天神为此大怒,使用法力把黑体拉巴变成一座山。妮璋阿芝伤心欲绝、痛不欲生,舍身化作漫山遍野的索玛花盛开在黑体拉巴变成的那座山上。天地的灵气、民族的风情融入视觉的享受,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、工作你有过吗?
       经过参建各方的努力,33座风机在高原冬季来临前全部吊装完毕。看着沿山脊矗立的风机,总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。它是亭亭玉立,还是玉树临风,风姿绰约应该是妥贴的吧。吊装工作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,却给人留下了很多难以忘怀的印记。监理工作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,监理人也可能存在或多或少的欠缺,但作为 “必赢人”,在工作中,他们能够吃苦耐劳;在需要的时候,他们有担当、有责任感;面向未来,他们充满乐观、充满信心。
友情链接:
四川省建设工程质量与安全监督信息网
四川省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总站
四川省建设工程合同备案管理信息系统
四川省工程造价信息网
四川省工程建设招标投标协会
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
四川省人民政府政务服务和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
四川水利网
四川政府采购
四川建设网
四川省建设工程质量与安全监督信息网
四川省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总站
四川省建设工程合同备案管理信息系统
四川省工程造价信息网
四川省工程建设招标投标协会
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
四川省人民政府政务服务和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
四川水利网
四川政府采购
四川建设网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